<menuitem id="hlr5n"><delect id="hlr5n"></delect></menuitem>
            您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河南中牟縣:康橋 “林溪灣” 項目 長期無證施工致六旬民工重傷無人監管

            2018-09-27 15:51:29 來源:河南經濟網

            評論

            2018年的9月24日,又是一年一度的傳統節日——中秋節。說到中秋節,人們首先想到的便是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吃月餅和賞月。但是對于64歲老人周國祥來說,今年的中秋節充滿了消毒水的味道。

            在醫院里,老人周國祥側身躺在病床上已經二十多天,全身多處嚴重的骨折令老人周國祥疼痛難忍,但身體上的疼痛也沒有心中的痛苦來的猛烈。

            8月30日下午2點左右,一場因沒有安全措施的施工,讓64歲老人周國祥在鄭州市中牟縣雁鳴湖鎮林溪灣項目工地內高空墜落重傷,右側股骨被摔的刺出皮肉,全身多處粉碎性骨折。這么重的傷理應及時被送入醫院療傷救命,然而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中牟縣雁鳴湖鎮鄭東康橋林溪灣項目并沒有人出面及時將傷者送醫院,開發商、項目負責人、包工頭在這緊急關頭玩起了“踢皮球”。

            刺出皮肉的股骨頭

            下午兩點多發生的事,林溪灣工地和包工頭為了推卸責任和省錢,一直不舍得用藥,一直疼了12個小時。”周國祥的兒子憤怒道。

            剛摔下來時,沒人管,我們幫忙送到雁鳴湖鎮醫院,沒人拿錢,簡單治療后又拉倒工地,還是沒人管。”周國祥的工友說。

            面對  林溪灣 項目各個負責人的冷眼旁觀,看到老人周國祥身上多處流血不止的躺在地上,工友們感到兔死狐悲。后在工友的幫助下,老人周國祥被送到雁鳴湖鎮醫院止血搶救。

            命保住了,但醫療費又該誰負責呢?工友們與恢復意識的周國祥商量后認為包工頭王江偉得為這個事故做出解釋。

            包工頭 王江偉:要求周國祥回老家確山縣醫院治療,理由是骨折好治療。

            面對王江偉的無理要求,周國祥和工友感到憤怒。

            周國祥本人認為,自己全身多處粉碎性骨折,縣城醫院的醫療水平有限,如果留下什么后遺癥,那么后半輩子就難過了。

            在工友要求和堅持下,包工頭王江偉同意周國祥在駐馬店市的大醫院進行治療,醫療費由王江偉全部負責。隨后王江偉向周國祥兒子的銀行卡內轉了六千元錢,承若周國祥轉到駐馬店市的醫院后再繼續打款。

            第二天凌晨兩點多,周國祥老人被送到了駐馬店市中醫院,經醫院診斷:周國祥腰椎2、3節粉碎性骨折、右側股骨頭粉碎性骨折、右腳跟粉碎性骨折、頭部一個口子;醫院給出治療意見:右側股骨頭置換、腰椎內復位固定術。

            周國祥兒子:我在第二天給包工頭王江偉打電話要錢,他說沒錢,后天再打電話就不接了。我就趕緊去中牟縣找王江偉,王江偉說一分錢都沒有,我就報警。警察說這是民事糾紛,不管。

            記者:后來呢?

            我去了林溪灣項目的總公司,公司領導不管,讓我找王江偉。我又找了勞動監察大隊,監察大隊領導說,這事需要起訴公司,時間長達一兩年。

            記者:你們再后來呢?

            周國祥兒子:再后來誰也沒找,然后醫療費實在是頂不住了,就想通過媒體幫忙。

            至今,治療花了多少錢。

            先做了兩個手術,先做的股骨頭置換,要不然都不能動身,目前花了六七萬。聽醫生說后期如果恢復的不好,得要三四十萬,我爸年齡大,傷的也重。

            :我們家經濟困難,不然的話,我爸六十多了也不會出去打工,包工頭和開發商現在不管不問,這是把我們家往死里逼。

            面對巨額的醫療費用,周國祥老人的兒子說自己被壓的喘不過氣,他害怕費用跟不上耽誤父親的病情。

            對記者說了這么多,老人的兒子慢慢開始哽咽。

            據了解,周國祥老人所打工的項目工地全名鄭東康橋林溪灣,該項目屬于鄭州睿途房地產有限公司開發建設。睿途地產宣傳稱鄭東康橋林溪灣是對雁鳴湖的尊重與敬意,但不知對于參與建設人員的農民工是否充滿了尊重與敬意。畢竟,周國祥老人還在醫院躺著,醫療費隨時面臨中斷。

            鄭東康橋林溪灣項目施工現場發生事故,造成農民工重傷,不知該項目負責人是否上報了監管部門。

            2007年國務院制定了《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條例規定:事故發生后,單位負責人接到報告后,應當于1小時內向事故發生地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和負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職責的有關部門報告。

            中牟縣安監局姚局長:還不清楚林溪灣施工現場發生事故,她會調查了解,結果會及時通知記者。

            中牟縣住建局安監站:不清楚林溪灣這個項目,林溪灣沒有給我們上報材料備案,目前林溪谷應該還沒有辦理施工證。

            中牟縣住建局監察大隊宋隊長:鄭東康橋林溪灣項目沒有施工證,但是近期已經處罰了?

            什么時候處罰的?

            宋隊長:忘了。

            經調查,鄭東康橋林溪灣項目無證施工長達一年之久,部分樓房已經封頂,那么中牟縣住建局監察大隊日常監管不知情嗎?還是說監察大隊后知后覺執法進度慢而已?

            記者問宋隊長:林溪灣無證施工發生事故造成人員重傷,你們知道嗎?

            不知道,我們會調查的。

            面對記者的采訪,中牟縣安監局不知情,中牟縣監察大隊也不知情,那么還有那些事情是這些監管部門知情的呢?監管部門的日常監管真的監管到位了?還是說監管部門和林溪灣項目之間另有隱情?

            缺失的生產安全措施,是致使周國祥老人重傷住院的主要原因,但同時監管部門和監管人員的監管缺失更是最大的幫兇。畢竟,沒有施工證能夠拔地而起建設高樓,監察大隊一句“處罰過了”顯得輕而易舉,但是“無證施工”在國家法律的規定下是重之又重。

            截止發稿前,記者未接到中牟縣住建局和安監局等監管單位的任何回復。

            本文來源:河南經濟網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參與評論

            免费高清理伦片a片试看

                      <menuitem id="hlr5n"><delect id="hlr5n"></delect></menuitem>